柠苏

咸鱼画手咸鱼写手我还是选择当脑洞手好了(趴

是自设的万圣魔女凯莉…
(群里给的题目明明是糖果)

日常瞎画画

(我画不出卡卡万分之一的好)

和余安出来约(mian)会(gay)
我要把余老安夸上天!!!
(蓝色娃娃是我黄色是余老安)
(对都是我夹的夹娃娃po主老柠苏)
我爱她!!!

不要脸的占个tag

ooc!!
ooc!!
ooc!!
意念艾特一下聊脑洞的小可爱余安
这个脑洞分三部分吧
(ballball你们看完不要打我)
(说得好像有人看一样)

⬇️以下是我认为甜的部分⬇️
(并没有)
安迷修和雷狮干了一架后躺在地上。

安迷修直视着雷狮的双眼。
“雷狮。”
“你的眼睛很漂亮。”
“哈?”
“很像我小时候师父带我去看过的一片海。”
“等等安迷修你不是被锤傻了吧???本大爷眼睛是紫的你见过紫色的海???”
“啧。我这只是打个比方。”
“切,你想出来这比喻怕不是真傻了。”

然后没多久骑士和海盗爬起来又干了一架。






⬆️以上是余安大宝贝觉得刀的部分⬆️
(然而我并不这么想应该不会被打死)

安迷修倒在地上。
“……恶党。”
“你的眼睛很漂亮呢。”
“……”
“我说过这话吧。”
“……啊,像个傻子似的说我眼睛像海。”
“哈哈。”
安迷修干笑了两声。
他们都是强弩之末了。
两人都受了重伤。安迷修的双剑已经折断了,而雷狮的雷神之锤还紧握在手中。
雷狮一脚踩上安迷修的胸口。
“……喂,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。”
“…你凑过来点。”
安迷修像以往那样笑了,于是雷狮把耳朵凑过去。
“你就是你眼里那片海的海盗啊。”
“……”
“没了?”
“……没了。”
“行吧。”
雷狮再度举起了手中的锤子。
那片紫色的海啊—
安迷修看向雷狮。
一不小心沉溺于其中的话—
安迷修闭上眼,似乎是说了些什么。
“———”
雷狮没有听到,挥下锤子时耳边传过刺耳的风声,阻挡了安迷修的那句话。
——




“海盗会夺走你的珍宝啊。”





⬇️以下终于是我觉得真刀的部分了⬇️
(但是我懒得码字所以概括一下)
(并没有良心这种东西)

大赛结束后雷狮活了下来并成为神使
雷狮始终无法得知安迷修最后的那句话,无论他回到过去的记忆中多少遍。
直到有一天雷狮从睡梦中惊醒。
“……海盗会夺走你的珍宝啊。”
雷狮听到这样一句话。
似乎很熟悉,又似乎很陌生。
声音的主人似乎与自己有很大的关联,但雷狮想不起来了。
作为神使活下来的雷狮,终于在遥远的那天听到了某个人的真心。
而那个人是谁呢。

“可惜想不起来了。”


(好的没了)
(被打死)

❤️

Laceration:

《亲爱的读者,谢谢你们》
我想说的话,都在图里了
丑丑的,请不要嫌弃

开放转载(*'へ'*)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

微博也有发,在这里丢个地址

肥肠不走心的螺丝生贺...


嘉九岁生日快乐!!!

深夜扰民了@余安 小可爱聊的梗


就是安哥喝醉了雷狮想在安哥脸上涂鸦(没马之类的)


安哥突然兴奋抱住外套拉链开了的雷狮趁着有黑丝(bu)然后使劲蹭雷狮胸胸(然鹅其实心里在想马)


雷狮:???


(卡米尔:安迷修我卡日天几天就要用技能把你压到上不去床)


然后一开心就画了


你他妈就描了两下草稿瞎jb上了点色还好意思说

黑金的帽子画错了其实就是翻转的时候忘记改了

emmmm真的是条咸鱼了

 @余安 看啊我胡汉三终于能发了(喜极而泣

是我……!!

彡页口十:

太太给我留评论或者回复我了,给太太打字的时候删删减减然后又觉不妥全删掉重新打…简直就像给自己喜欢老久的男孩子告白一样纠结……不过还是好幸福啊嘿嘿嘿